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木鱼声声

2020-05-22 03:33:10

周大娘向邻居张大娘抱怨,她夜里敲木鱼,笃笃的连续响声,扰到了儿媳妇柳燕的休息。她正在怀孕期间,在周大娘这里保胎,养身体。已经四个月的身孕了,肚子明显的凸起,撑着后腰。她一手隔着孕妇裤子,抚摸着凸起的肚子。站在旁边看着周大娘,看她替自己向邻居张大娘抱怨着。看了眼在旁边观战的柳燕,张大娘不高兴了。自己在家里敲木鱼的时间是在晚上八点到九点之间,不是会扰民休息的深夜。柳燕没来婆家住之前,邻居周大娘可从来没有向她抱怨过敲木鱼的声音。

真是个不省事的儿媳妇。她把话放在心里,表面还是温和的。答应周大娘,会到远处敲木鱼。距离远了,就听不见了声音。周大娘也不想跟张大娘翻脸。毕竟,媳妇柳燕只是来暂住的。最多一年半,就会搬回镇上,和她的丈夫继续生活。周大娘要继续与张大娘做邻居,翻了脸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时,会表情难看。张大娘既然说了,下一次敲木鱼,会离远了敲,就顺势下台阶,和儿媳妇柳燕离开了。

第二天的晚上,又到了张大娘吃斋念佛敲木鱼的时间了。为了不引发与邻居的矛盾,她提着只小板凳,带着木鱼,到离家百米之外的空旷地。坐在小板凳上,吹着冷飕飕的夜风,披着高空泻下来的月光,敲着木鱼,进入诵经念佛的境界中。

天亮了后,吃过早饭,张大娘在屋门口坐着。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剥花生。周大娘又来找她抱怨了,昨夜里敲木鱼的声音还是打扰到了儿媳妇柳燕。她因此而心情烦躁,整夜的睡不好。张大娘惊讶:"你儿媳妇的听力这么厉害?!百米外的地方,我敲木鱼的声音都能够被她听见。"她想嘲讽。但看见挺着肚子的柳燕,想嘲讽的话到了嘴边,咽回了喉咙。惹不起这对婆媳,还躲不起这对婆媳吗?!

张大娘打电话给住在另一个村子的儿子,要暂住在他家。等邻居周大娘的儿媳妇生产完了,离开了,她再搬回来。儿子开车来接母亲,帮她把供桌,佛像,还有香炉装上车,搬到另一个村子去了。

到了晚上,周大娘和儿媳妇柳燕在家吃过晚饭,就回各自的房间睡觉了,时间还不到晚上八点。笃笃笃,木鱼声传入了柳燕的耳中。迷糊的睡意被惊飞了,飞到了九霄云外,清醒了。她从床上下来,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如困兽一般,在牢笼里面来回的走。

周大娘被一阵拍门的响声吵醒,从睡梦中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窗外的天色微微发白。估摸着,不到清晨六点。她披着衣服,边朝袖子里套入胳膊,边朝房门走。嘴里应着声:"来了。"打开了房门,看见了黑着眼圈的柳燕。她要周大娘为她出面,再去找邻居张大娘抱怨,昨夜敲木鱼的声音扰了她的睡眠。"她已经搬去另一个村子住了,隔着一万米之外的距离,木鱼声怎么可能还会传入你的耳朵。"

"肯定是夜里又偷跑了回来。她儿子有车,送她来回一趟花不了半个小时。肯定是故意的和我作对,折磨我,让我一夜睡不好。"柳燕咬牙切齿,恨恨的说。周大娘心里嘀咕,不是为了没出世的孙子,怎么会让这么个不省事的女人进家门。她顺着儿媳妇柳燕的话,表示要去另一个村子找张大娘抱怨,态度要比之前的强硬。为了维护家人,跟多年的邻居翻脸也在所不惜。

周大娘拜托了一个住在同村的亲戚,在她出门不在家的几个小时里,代她向保胎期间的柳燕端茶递水,供应水果和点心。周大娘离开了村子,但并没有前去另一个村子,而是在田间地头晃着身体散步。在村子外面晃了一会儿后,返回了村子里。到同村别的亲戚家里,闲话家常消磨时间。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躲的时间足够了,回了家。

见了儿媳妇柳燕,撒谎骗她,已经去另一个村子找过张大娘了,态度强硬的向她抱怨过了。柳燕哦了一声,继续吃着晚饭,给婆婆周大娘的反应是不咸不淡的。周大娘再次的在心里骂柳燕:"如果不是肚子里怀着我的孙子,才不会认可这个女人做儿媳妇,还天天伺候着。"吃过晚饭,又到了躺上床睡觉的时间,婆媳二人回各自的房间睡觉。周大娘脱了外衣躺上床,头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哗啦,有碗或者玻璃杯被打碎了一片的声音,惊醒了周大娘。她从床上跳下来,在黑着灯光的,但有月光照明的环境中,看着紧闭的房门。又有翻箱倒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家里进强盗了。她心慌,浑身发抖。摸着枕头边放的手机,拨了同村一个亲戚的手机。在电话里声音发颤的说话:"家里进强盗了……"还想说话,被拍门声打断了,是儿媳妇柳燕的声音。周大娘没有挂断与亲戚的通话,亮了灯,去打开房门。房门打开了,周大娘发出了一声惨叫,脸上挨了一刀。自额头一角的眉毛上方斜着劈下,顿时痛的她发出一声惨叫。手机掉在地上,没有挂断的电话仍保持着联线。耳朵仍贴在听筒上的亲戚,被周大娘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声吓的心惊肉跳。

亲戚领着一群人,匆匆的赶去了周大娘家。屋门大敞着,一个人倒在屋门口的地上,是周大娘的尸体。她浑身是血,身下已经漫开一大滩的血泊。一群人晃动着电筒的光柱,四下寻找周大娘的儿媳妇柳燕。人群分散开来,其中一个人发出了一声惨叫。她背后吃痛,被袭击了。电筒的光柱聚集过来,人们看见了袭击者,是手握菜刀的柳燕,她继续朝倒地的伤者挥动着菜刀砍杀。

人们围上来,夺下了她的菜刀。刀刃都起了卷了,沾满了血液,像从血水里刚捞出来一样。柳燕疯了。她产生了幻听,邻居张大娘已经搬走了,她还是听见了敲木鱼的声音。后来产生了幻觉,张大娘的身影出现在她的周围,捧着木鱼在敲。于是,柳燕挥动着菜刀,向幻觉产生的张大娘的身影砍杀。砍破了家里面的东西后,就拍开了婆婆的房门,砍杀开了门的婆婆。追着逃走的她继续砍杀,直到把婆婆砍倒在屋门口的地上。又对赶来的村民们进行攻击,被村民们控制住了行动,才没有死掉更多的人命。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乡村】堂哥结婚当晚,我们把城里来的伴娘给……

【喜丧】农村结婚,媳妇儿他妈要三十万彩礼,我爸一气之下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