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对戏剧评论的评论

2020-05-22 03:25:04

(一)

曾几何时,戏剧评论十分冷清寥落,和其他各艺术生产部门相比不受重视不受待见,评论队伍人才流失,难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开起会来满屋白发,多是老一辈评论家,新生代评论人才人很少,杀将出来更是异常艰难,人员老化队伍青黄不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戏剧生态不好,领导抓创作期待以剧目显政绩,剧团生存艰难搞个戏千辛万苦殊是不易,都期待演出后评论界多说好话,评论又与评奖相关,评论界赞誉肯定,对剧目获奖大有帮助,对剧团以后的生存发展也大有益处,这更使戏剧评论陷入两难之地,倘戏问题很多,研讨会发言和写文章便左右为难,到底是说真话实话,还是说违心话都成了严峻的问题。是坚守评论者的良心,坚守艺术审美标准,捍卫评论的尊严,还是放弃底线,更成了戏剧评论要直面的问题。 此外,搞评论稿费奇低,阵地也少,戏剧评论者的生存也同样艰难,社会上的各种不良风气也漫入戏剧评论这个角落,金钱,权力,利益都对评论者构成了诱惑,压力和冲击——这些都使得戏剧评论界陷入重重困境。

有位理论家认为,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戏剧文学由于种种原因出现大滑坡,剧作家出现了群体性的大溃败,那么戏剧评论界更是未能幸免,这个领域发出的思想者的声音越来越弱,八十年代发起过戏剧观大讨论的戏剧理论评论界已失去了当年的活力和激情,所剩不多的评论者还在坚守,但基本上各自为战,阵容凌乱,战力大减。

(二)

眼下,戏剧评论出现了升温回暖的迹象,个中原因很多,一是政府方面压缩评奖份额,倡导开展对剧目的评论,以评代奖。这使得评论的地位较以前更为重要了,很多戏剧赛事、展演,戏剧节,艺术节都采取一戏一评,数戏一评的方法,二是戏剧评论界自身也较以前更活跃了些。北京上海等多地举办青年戏剧评论班,培养了一些新生代青年剧评人,这些青年新锐思想活跃,组织戏剧艺术论坛和各种主题的研讨会,以及剧本、剧目研讨会,一些省市还搞起了青评团队,吸收本地的评论人才参加,持续开展戏剧评论,评戏,也论戏剧发展中带有倾向性的话题,每当地有戏演出,一结束便会出现若干评论文章,迅速散发于微信,公共号上,新的媒介起到了很好的传播作用,三是来自民间的评论,网络搭建了对戏剧发声的平台,观众会以他们的方式表达对戏的看法,应该也视为戏剧评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其中也有一些专业人士,发表了较为专业的感受,虽然篇幅长短不一,却也可以让创作者听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四是媒体记者的评论,很多报刊杂志,包括网络上记者们热衷戏剧,发声很多,有宣传介绍类的,有采访报导类的,也有评论类的,一些很具专业素质的、长年看戏眼光不凡的媒体记者会写出颇有质量的评论文章,五是一些重要演出,特别是国外来华的剧目往往会有观后谈,邀请专家与观众,导演,主创团队和主要演员一起论戏说戏,这一方面提升了该戏的热度,一方面也推动评论界发声,观众热议,一部外国戏演出后,评论便会蜂涌而至,各种解读各种评议,势如一片汪洋,当然,还有传统的各种报刊的媒介上的专家评戏,

以上种种都显示了戏剧评论进入了一个活跃期。这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也是让人看到某种希望的事。没有戏剧评论,只有戏剧创作和剧目生产,戏剧的发展是不健康的,也是残缺的。

(三)

对于戏剧评论,有些创作者持不在乎,不关心,乃至不屑一顾的态度,我作为编剧,倒是蛮关注戏剧评论, 总渴望从那里获得滋养,引发新的思考。评论,对我是一面不可或缺的镜子,它可以照见我,让我发现作品的不足,看到问题所在,也能帮助我梳理自已的创作,改进提高。这就如同人是不可能不照镜子一样。

公允的说,时下的戏剧评论确有好评论家,好评论文章。

好文章读之,好的发言听罢,眼前一亮,心中膺服,如饮甘霖,这类评论确有慧眼慧心,也有较高的视角,较开阔的视野和深厚的学术修为,包括史学,美学及人生的积淀,可惜这样的评论家很少,这样的评论也很少。

虽然戏剧评论出现了升温回暖的态势,但对当下的戏剧评论,我还无法感到满足。

(四)

现在的戏剧评论总体上的感觉是,热闹,但不乐观:喧嚣,但缺少深度和高度。倾向性的问题有:

一,经常一边倒,一个戏出来,或集体叫好,或一片骂声,赞誉者好话说尽,猛“喷”者狠话说绝,相当之情绪化,简单化,观众和民间评戏情绪化可以理解,难做更高要求,专业评论人士也情绪化,简单化,把自已等同普遍观众,以情绪化、简单化的状态进行评论,便是缺少学术理性的表现,缺少理性是评论人的大忌。

二,整体上看比较浅,不少评论很轻很浅,我称之为“浅评论”,“轻评论”,深度不够,含金量不足,份量不足,有的还不靠譜,这是缺少深厚学养和扎实理论根基及审美眼光不行的表现。

三,评论者的方法很传统很陈旧很老套,评判标准有时还很混乱,而且评论者的行文和发言“套路化”严重,有点“评论八股”,专业评论赞扬的文章居多,文章的“套路”基本一样,可称之为是另一种“同质化”。

如:说若干优点,少许描一描问题和不足,持怀疑和批评之处则“绕了很多弯”。有些文章还形成了更严重的套路,不知是不是时间不够急就章写出来的,反正从头至尾几乎就是把剧情再说一遍,于讲剧情之中把人物浅浅的分析一下,把思想主题及作品现实意义浅浅地阐释一番,有的还很省事地直接引用节目单和编导的话,或引用几位有名专家的话来解读戏的主旨,艺术特色当然也要总结几句,而且很多文章基本上都是以谈剧作为主体,二度呈现如何很少谈,至多谈谈导演处理和舞台面目。更为专业的演员表演如何,舞美灯光服装音乐等谈得少之又少,如谈也不能深入,浅浅地描上几句。有的研讨会上的发言也出现了八股味道,对哪个戏都是一套相同或相近的语言,只是换了剧名,换了剧情而已。

所持的评论标准混乱,所用的观念体系和评论方法陈旧,表现也很多,如有些评论者对主旋律戏剧持一种标准,说的是一套话语,很多评论者还学会了轻车熟路地使用官方语汇,社论语言来充当评论语言。而对非主旋律戏剧持的又是一种标准,使用的是另外一套艺术性较强的话语,更有些评论者忽左忽右自相矛盾,思维、尺度很混乱,让创作者无所适从。对外国戏的演出又出现了另外一种情形,不少人审美上出现错乱,大家早已习惯的那一套评论体系,评判标准,评论话语在全新的外国戏剧演出面前陷入“不知所措”的失态、乃至失语的境地,很多见诸文字和不见诸文字的评论近乎“乱弹”。一时间,评论者到处查”辅导材料“,助消化寻”抓手“以求得较为准确的理解和把握,大多还是无法完全把握住那些演出里全新的艺术课题。这也反映和暴露出来我们评论的”短板“。

四,多是“就戏说戏”,很少有对一个时段内乃至更长的时期中重要创作倾向的评论和研究,也少有对编剧,导演、剧院团等进行长年研究形成的深度评论。“就戏论戏”这种评论十分普遍,很多评论人或没有能力,或有能力却形成了思维上的固定套路,把评论弄得很狭小。通常只是面对一个戏说短道长,鲜少把具体剧目放在更大的参照系,放在历史的长河中思考,判断,放在时代生活,人性际境,人学价值和艺术发展中的位置等层面进行把握。也很少穿过和穿透具体作品的外部,将研究深入到作品后边的创作主体——这个编剧,这个导演,这个创作团队,这个剧院及主要演员何以做出如此一个作品,他想在哪个点上突破,是否实现了这种突破,他的优长和短板是否在这个戏里有所表现,他是否应该往下走,是否需要新的突破……

五,有些评论人对戏剧作品的”体验“不深,观戏时几乎不与剧中人的情感和人物命运同行,喜欢用个人既定的理论去‘套“和“框”具体的戏,符合我的理论则好,反之则差,艺术审美不进入体验其实是无从进入严格意义的审美的。

上述评论读之听之,实在是不过瘾,于创作者缺少触动,也缺少冲击力,味同嚼蜡,无关痛痒。

(五)

戏剧评论面临突破。

戏剧评论界是否有力量,关系戏剧的健康发展,是否能给创作者提供新的思考和新的动力,关系到创作的走向走势,是否能给观众以高水准的引导,关系到观众审美水平能否提升。在戏剧发展进程中,戏剧评论不可或缺。

当下,戏剧发展不如人意,戏剧创作不如人意,都需要在困境中突破,戏剧评论也同样需要在困境中突破。

在我看来,戏剧评论界首先要防止异化,防止成为廉价的帮闲工具,戏剧评论家首先要有风骨,有独立人格。

在中国,做戏剧难,做戏剧评论更难,在今天的中国做戏剧评论尤其难,整个社会世风日下,人情风,关系网,金钱权力浸入了很多领域,在这方面,戏剧评论界是重灾区,很多戏剧研讨都会被这些毒素侵害,各方面都对评论者有各样的诉求,你若无风骨,若无骨头,无独立的人格,便会被同化,说好话还算轻的,说假话说空话说套话,心知肚明却避实就虚,顾左右而言他,力又不逮更要随风跟风跟着说,几成流行病毒,这是一个考验戏剧评论人艺术良知,艺术真诚度的时代。而保持评论的尊严,保持戏剧评论者的尊严,是做好评论的前提。有此前提,方可再言其他。

其次,好的评论不能停留在浅、轻的层面,应该超越表象,进入本质。应该尽早告别“浅评论”“轻评论”。

一部作品就是一个世界,不管这个世界是残缺的,有问题的,还是较好和很好的,都是创作者构建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不仅有外部,也有内部。好的评论应该既观照外部,也深入内部,而且外部往往是表相,内部才是本质。戏剧作品的内部就是创作主体的各种创作动机,创作状态,创作心理和相对应的创作追求——评论者要进入到对创作主体的研读解析和深层把握,戏是人做的,什么样的人,处于什么样的水准,持什么样的创作心态,有什么样的创作追寻,就会形成什么样的作品。只评说一个戏的外部,不进入它的内部,只关注作品,不关注作品背后创作作品的人,让人有“盲人摸象”“不得要领”的感觉。

第三,好的评论应该史与论结合,史与论打通,纵横开合,心中有大格局,再去观照具体的戏剧创作和戏剧现象。

一部作品总是在一定的时空里发生的,在一定的土壤上长出来的,评论者应该把作品放在更广阔的“特定情境”中探寻它的来路,它的位置,它的价值,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需要评论者构建起更有力量的视角,多方面研究一部作品,乃至考察和深究创作它的创作主体。

从纵的方向,看他在历史和时间的河流中的位置,从横的方向,看他在大格局,大视野中的价值,很多评论缺少这种能力。

第四,好的评论应该有强大的思想和深厚的学术修养做支撑,不人云亦云,独立思考,独特发现,独到表达,

一个评论家的养成与创作者有所不同,他的学术背景应该是文史哲,是美学,艺术学和戏剧学方面的专家型学者,并且能“化开”,把各种学术养份化成自已的思想,学识,形成自已的艺术观和理论系统,进而形成自已看戏剧的见解和眼光,评论界应该是思想的集散地,是独立思想最密集的所在,每个评论者都应该有大思想,大思考,这样才足以应对他面前的每一道风景,评论者还应该有大量的看戏经验,研究戏剧史,乃至研究当下戏剧运动,研究当下一线戏剧实践的经历,不只研究文本,也要研究舞台艺术各部门的创造,这些都是做好的评论家起码的条件,这样才能形成只属于他的、独特的、高级的审美眼光和审美能力,

第五,好的评论应该是真诚,理性和具有高级的审美眼光的。

真诚,对今天的评论者显得弥足珍贵,当评论者不说真话时,评论便是一味毒药,误导创作者和观众,现在有很多评论不真诚,这是评论者的大忌。能力不足可以提高能力,学养不足可以强化学养,真诚丧失,则是对评论和创作双重的不尊重。

理性,也是不可缺少的,无论什么学科,学人都应有怀疑和批判精神,严谨慎密的科学态度,对任何事物都需持理性态度,绝对化简单化情绪化都不足取,必须用理性的光芒照亮文化现象和艺术作品,这也是戏剧评论人应有品质和素养。

审美眼光,审美能力的培养也异常重要,现在老一代评论家正在日趋衰老,他们有过辉煌的黄金时代,有着很厚实的理论积累和学术修养,也有很好的审美眼光审美水平,新一代剧评人缺少这些,需要尽快“补课”,否则未来将是治学立世的致命“短板”,很多年轻评论人不乏评论热情乃至激情,不缺少表达表现的欲望,也有一定的阅读量,但经常看不出作品的好与坏,长与短,或只能看到一部分,发表的只是很浅的观感,书写的只是很薄的见识,这便是能力,眼光问题,更是修养不足所致,而这其中进行深度艺术体验也是至为重要的能力之一,深入作品之中进行深切的感受,体验,才能触摸到作品的肌理,内在的创作冲动,创作追寻,而后再来审视它,研究它。

(六)

作为编剧,随着创作年令的增长,作品的增多,自我超越自我突破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越是这样,越发现自已的创作有很多问题,需要清理,需要反思,面对国内外越来越多的各样戏剧演出,也有很多理论上的困惑,需要“解惑”和“释疑”,坦白地说,我比任何时侯都渴望听到看到好的,高水平的戏剧评论。

好的评论应如疱丁解牛,刀锋进入作品的深处,行走自如,且恰好之处。好的评论也应如子弹,能命中靶心,直接击中创作者的内心,洞穿作品。好的评论还应有对创作的影响力,引导力,启蒙般的启示能力,它应该能影响那个时代的创作和审美。

戏剧正在进入多元时代,戏剧演出日渐活跃,创新探索也多,存在的问题也不少,越来越需要出色的戏剧评论,创作者需要,观众也需要,好的评论可以激活创作者的潜在创造力,也可以深化观众对戏剧的认知。

评论和创作历来都是结伴而行,在很多重大节点上,重大问题上,评论家应该是超前的,走在创作前面的。真诚地期待戏剧评论取得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