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资讯

紫龙金片开发纪实

2020-08-03 05:48:09

  摘自2002、1、11《健康报》

  2001年12月27日,在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召开的中医药科技成果鉴定会上,一项分子生物学基础研究-"细胞分子调节剂抑癌中药紫龙金的研制",从细胞分子水平探讨了中药复方的作用机理,说明了中医药扶正祛邪的治疗作用。有 3 位院士参与的专家鉴定委员会对这项研究给予高度评价:在思路和方法上与国际发展相接轨,为抗癌中药新药的研制开发提供了极具应用价值的技术平台。

  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细胞生物学研究室王代树教授是这个研究项目的主持人。今年68岁的王教授告诉记者,紫龙金片的研制从立项初期算起已整整26年了。1975年秋,全国人民都在为周恩来总理病危而焦急,当时的北京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院郭应禄推荐了一个治疗膀胱癌的民间验方,遗憾的是刚刚完成第一批实验,周总理就离世而去。还要不要将研究继续做下去?当时争论很激烈。有人做过估算:一个 5 味的中药复

  方,有可能分出10 0多个组分,排列组合可达 5 亿种,如果一个个地做实验,需要做5000年 ! 一个药学界权威人士也曾劝过王代树的老师汪坤仁:"黑乎乎的一锅中药汤,分不清成份,不知道作用靶标,即或有疗效也是一笔糊涂账,国际上谁能认可?"然而王代树主张继续做,他带着一个实验助手走上了一条也许终其一生也走不到目的地的坎坷之路。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生物学系人体生理专业的研究生王代树为什么会对中医药情有独钟?他笑对记者说:"这还要从我爱人患产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血压高、走路不稳,眼睛因怕光整天蒙着黑布,大便里很多未消化的米饭粒。半年多时间,北京有名的大医院都看遍了,病情却在一天天加重,最后找到名老中医蒲辅周,2服药下去,大有好转,二十几天后,爱人上班了,王代树对中医也刮目相看了:中医有道理,是科学的!蒲老的一句话"中药的奥妙在于配伍",使王代树对中药复方的神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位当时的权威人物曾断言:"近20年内,在细胞生物学方面我们是无法追上西方的,只有中医药好好搞,也许在国际上能有发言权,但很难?quot;这更加坚定了王代树将研究进行下去的决心。

  为了探索中、西医对肿瘤细胞调节治疗的共同物质基础,他们选择了外源性环一磷酸腺苷酸作来中药的阳性对照药,然后按照当时对肿瘤细胞的认识进行实验。1980年,学部委员汪坤仁带着他们的初步研究成果参加了第二届国际细胞生物学会议,并被在卫星会议上作大会发言。会后国外科学家来函索取资料达80余份,当时的美国癌症协会主席古德到中国访问时特地到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细胞生物学研究室参观考察,第二年又派他的副手来访问。交谈中,对方提出为何不提取有效成分问题,王代树拿出了自己的拆方实验结果说:"拆方

  后实验效果下降。"对方当即表示:"一切以疗效为准,还是继续复方吧。"这次谈话给了王代树很大启示和鼓舞:只要有真实的实验结果,做复方国外学者同样会认可!前16年的研究中,王代树先后3次改革处方配伍,5次改革工艺路线。1992年与天津市中药制药厂合作开发,研究小组由两个人发展到十几个人,其中有两位博士研究生、4位硕士研究生。10年的合作中又经6种工艺路线的筛选,才形成今天的复方紫龙金片。2000年底完成二期临床试验,2001年10月获得新药证书。这个项目先后被列为国家"七五"重大攻关项目、津京两市高新技术项目,项目的阶段性成果曾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1年3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贡献在于发现了细胞周期蛋白、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和start等多种细胞周期控制基因。美国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评价这些发现的重大意义为:"开辟了今后治疗癌症新途径。"在中国,参与"细胞分子调节剂抑癌中药紫龙金的研制"项目的科研人员,正是沿着这条新途径,汲取中医药学精华,以当代肿瘤发生发展新理论为依据,

  通过调节细胞周期与相关基因(包括癌基因、抑癌基因),调节细胞周期蛋白、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和周期蛋白激酶抑制因子等,创新地揭示了机体在吸收紫龙金后,经过细胞膜、细胞质和细胞核之间的分子信号转化通路,对细胞分化和去恶化相关基因、细胞周期引擎分子以及细胞动力学的调控,使细胞周期失控的癌细胞恢复至正常的周期节律。这一超前的研究工作走在了国际天然抗癌药物研究的前列。紫龙金的研制成果表明,中药对肿瘤的治疗作用为调控肿瘤细胞,并能明显提高机体免疫的疗效,并减轻其毒副作用;显著地保护肝、肾功能和维护血象正常。经中国中医研究院、天津医药科学研究所分别进行动物长期毒性试验,北京肿瘤医院近9年的临床观察试验,证明紫龙金安全有效。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指定的上海、天津、浙江等10家医院二期临床试验验证:该药具有益气养血、清热解毒、理气化瘀的功效,对肺癌化疗患者的气血两虚证有改善证候、提高生存质量、保护和改善血象以及免疫功能的良好作用。

  看到临床确有疗效,国内外的厂家、商家纷纷找到王代树,有的提出可以按销售额提成,有的说:"你只要坐在家里,每月给你送美金,保你 3 年之内三室一厅、桑塔纳车。"一位荷兰专家在中国工作期间患大肠癌,术后连续服用了 5年紫龙金,他也由此信服了中药,他提出要以他的生物基金会提供资助,由中荷科学家合作研究开发这个好药。王代树不为所动,他说科技工作者要讲科学道德,已经合作了10年的天津中药制药厂是国营的,赚了钱是国家的。癌证患者口耳相传,北医有一个中药能治癌症的消息不胫而走,美、日、俄、泰、新、马、荷等国家的患者都来买过药。

  北京有一个小伙子患前列腺癌,全身骨转移,卧床不起,服药不到1年起床了,两年,小伙子甩掉拐杖能步行两站地。河北一位农民患肝癌,肿瘤有鸭蛋大,全身黄疸,服药1年后可以下地干活,3年后依然正常生活。天津一个胃癌患者,喝水都很困难,家属将药一滴一滴地喂进去,后来能吃饭了,病人自己走着到医院复查,医生都很吃惊:"你还在啊!"近乎奇迹的病例不胜枚举,王代树却依然保持着科学工作者的严谨,他说:"紫龙金的个别案例虽然不少,其中也有肿瘤完全消失的个案,但它不能完全作为疗效的依据。"王教授强调说:"紫龙金的普遍意义在于它能显著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带瘤生存,减少放化疗毒副作用,延长患者生命。"